欢迎来到山东省九州红种苗有限公司!

九州红

诚信为本,合作共赢

全年为客户提供一站式购苗服务

全国服务热线 18854882577
最新优良矮化砧木
您的位置:首页 > 品种大全 > 苹果苗 > 最新优良矮化砧木 > 正文

最新苹果矮化中间砧木Y1:sh系升级版替代M26终结337的最佳砧木

作者:九州红种苗   发表时间:2020-02-04 14:18:10
最新苹果矮化中间砧木Y1:sh系升级版替代M26终结337的最佳砧木

人类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新的事物取代旧的事物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目前国内苹果产业矮化栽培所选用的矮化砧木70%都是中间砧,而中间砧木70%选用的都是M26,其余分别是m9t337、SH系、GM256等。我国矮化砧木发展缓慢的原因;中央干上不去,易斜歪树形不适宜,技术不配套,结果早,早衰严重没有适宜当地条件的砧木,苗价高,育苗难,现在九州红种苗有限公司给大家介绍一个最新矮化中间砧木,他是替代M26终结337的最佳砧木,未来国内发展矮化苹果产业的基石,是由山西果树研究所选育的最新Y系砧木!


果业之本,种苗为基!要想种植苹果树有好的效益必须做到“良种良砧良管理,适时适地适况去发展”,赚不赚钱看品种,品种是基础,砧木是关键,不同的砧穗组合所带来的果实含糖量、表光、大小、丰产性等内外品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今天我给大家推荐一款最新矮化砧木Y1矮化中间砧,下面让我们来详细的了解一下:


从野生晋西北山定子实生苗中选育。试验名称“Y-B030”。

审定编号:晋审果(认)2013007

申报单位: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

选育单位: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

品种来源:从野生晋西北山定子实生苗中选育。试验名称“Y-B030”。


特征特性编辑


树姿直立,树势中庸,主干灰褐色,皮孔圆形或扁圆形,中大,中密,红色;1年生枝条红褐色。幼叶橙红色;叶片长椭圆形,叶面平展,叶色淡绿,边缘具锐锯齿,叶尖长尾尖;嫁接苗3年开花,花蕾粉红色,花白色,每花序有5-6朵花;果实近圆形,红色,脱萼,萼洼有圆形锈斑。


山西省中部地区,3月中下旬萌动,4月初展叶,4月中旬开花,果实9月末成熟,10月下旬落叶,年营养生长期210天左右。Y-1作中间砧嫁接品种,品种枝条自然开张,适合省力化栽培,早花、早果性状明显,定植后三年即有经济产量。该砧木控冠效果明显,树体矮化,砧穗亲和性好,无明显大小脚现象。

验情况编辑

榆次2009年引入1445株Y系优系Y-1中间砧苗木,定植后苗木成活率87%;翼城同年引入,栽植150亩,定植后苗木成活率90%;山东、河北、陕西、辽宁同年引入,分别定植20亩、30亩、50亩、200亩,苗木成活率均在95%以上;山西农业大学2011年引入其中间砧苗木半成品220株,定植后苗木成活率98%,嫁接栽培品种萌发率达95%。

砧木作为嫁接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苹果树体的生长发育、产量、品质具有显著影响。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从国外引进了M系苹果矮化砧,目前应用最多的为M26,约占70%,M9有少量应用"。国内苹果优生产区多属于干早半干旱地区,自然条件较差,这,注定从国外引进的矮化砧木在生产上会出现多种问题。M26是比较抗寒的砧木,但在华北、东北、西北有抽条现象,幼树不能安全越冬,影响了其在这些地区的推广应用;M9的抗寒性差,在东北、西北、华北许多.地区不能安全越冬"。因此,如何利用中国原生的种质资源,选育具有本土适应性的砧木,既是苹果科学研究面对的任务,也是产业发展的需求。在矮化密植栽培成为全球苹果生产发展趋势的背景下,苹果砧木的选育主要从矮化性、适应性、早果性、丰产性和果实品质这5个方面综合考虑,其中,适应性是最主要的,若存活成为问题,其他几方面便无从谈起。山定子原产于中国,是苹果生产中常用的砧木,在长期的应用实践中,形成了与各地自然条件相适应的特异类群,和目前生产上主要应用的M系相比,有较强的本土适应性,从中筛选出综合性状良好的苹果矮化新砧木Y1矮化砧和其它苹果矮化砧木相比,具有以下显著优点:

1、矮化效果好,干性强,可免支架

该砧木作中间砧嫁接品种,控冠效果明显,树体矮化,七年生树高2.8m左右;嫁接亲和性好,无明显大小脚现象;嫁接品种枝条自然开张,适合高纺锤形高密度省力化栽培。按株行距1~1.5米×3米,每亩栽148-222株为宜。


2、早花、早果特性突出,连续结果能力强

成花容易、开花早是Y1的突出性状之一。以普通山定子、八棱海棠为基砧,Y1做中间砧嫁接富士、嘎啦等品种,定植当年嘎啦开花株率100%,长富2号可达80%,比普通山定子早开花3-4年。同时,Y1具有较强的连续成花、结果能力,连续五年开花、结果,而且树体生长正常。使用Y1做矮化砧管理更省工了,主干上的横向枝,不用人为的刻芽,自然出来顶花芽。不立支柱,建园成本更低了,不立支柱,使劲晃动也没有问题。

3、果实品质优良。

Y1嫁接品种与对照相比,果实着色好、成熟早,色泽艳丽,可溶性固形物显著增加,硬度明显增大,风味浓郁。


4、抗旱、抗寒能力强

Y1嫁接品种新梢停长早,落叶早,枝条成熟度较高,抗抽条,抗病抗寒力强。抗旱能力强于普通山定子,耐瘠薄土壤;在西北地区生长表现良好。



栽培要点:在生产上以中间砧嫁接品种,中间砧长度20-25厘米。要求定植后1-2年内疏除所有花果,以树体营养生长为主,第三年逐步开始正常花果管理。树形采用自由纺锤形或高纺缍形,要求不留主、侧枝,主干上直接着生结果枝组。以夏季修剪为主。注意肥水管理,其它管理同乔砧果园。



表0

摘要:

为选育具有本土适应性的苹果矮化砧木,以中国原生的种质资源一野生晋西北山定子为试材,通过田间观察和综合评价,以其实生苗为自根砧嫁接苹果品种,以早花、早果为筛选指标进行初选,以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进一步逐级筛选,进行复选,以八棱海棠为自根砧,复选出的植株自根砧萌蘖苗为中间砧嫁接苹果品种,以矮化性、植株生长势、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逐级筛选,进行决选。结果表明,以初选出的砧木群体(定名为Y)作为自根砧的嫁接植株,早花早果特性和连续开花结果能力极为突出,矮化性状明显,抗寒、抗旱性较强;以决选出的4个优系为中间砧的嫁接植株,除具有Y系嫁接植株基本特性外,果实品质较好。Y系是具有较强的矮化、开花结果、抗寒、抗旱性能的苹果砧木群体,具有很大的苹果矮化砧木选育潜力;4个优系的矮化、开花结果、耐旱、抗寒性能较强,其中,Y-1(原名Y-B030)为矮化砧木,Y-2(原名Y-B094 )为极矮化砧木,Y-3(原名Y-B007 )为半矮化砧木,均已通过区试及品种审定。



引言

砧木作为嫁接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苹果树体的生长发育、产量、品质具有显著影响。20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从国外引进了M系苹果矮化砧,目前应用最多的为M26,约占70%,M9有少量应用"。国内苹果优生产区多属于干早半干旱地区,自然条件较差,,注定从国外引进的矮化砧木在生产上会出现多种问题。M26是比较抗寒的砧木,但在华北、东北、西北有抽条现象,幼树不能安全越冬,影响了其在这些地区的推广应用;M9的抗寒性差,在东北、西北、华北许多.地区不能安全越冬"。因此,如何利用中国原生的种质资源,选育具有本土适应性的砧木,既是苹果科学研究面对的任务,也是产业发展的需求。在矮化密植栽培成为全球苹果生产发展趋势的背景下,苹果砧木的选育主要从矮化性、适应性、早果性、丰产性和果实品质这5个方面综合考虑,其中,适应性是最主要的,若存活成为问题,其他几方面便无从谈起。山定子原产于中国,是苹果生产中常用的砧木,在长期的应用实践中,形成了与各地自然条件相适应的特异类群,和目前生产上主要应用的M系相比,有较强的本土适应性,如能从中筛选出综合性状良好的苹果矮化新砧木,对促进苹果矮化砧木育种有重要意义。

1.3 试验设计

以野生晋西北山定子实生苗为自根砧嫁接苹果品种,以早花、早果为筛选指标进行初选,以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进一步逐级筛选,进行复选,以八棱海棠为自根砧,复选出的植株自根砧萌蘖苗为中间砧嫁接苹果品种,以矮化性、植株生长势、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逐级筛选,进行决选,筛选出具有矮化性、早花早果性能、抗寒、抗旱、接穗品种果实品质较好的苹果砧木。

1.4试验方法

1.4.1选育方法

(1)初选。2001年春,在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砧木试验园播种野生晋西北山定子自然实生种子5 kg,2002年春以株行距5 cmx25 cm进行移栽,并于同年秋芽接‘丹霞’、‘摩力士’、‘沙果’等苹果品种,2003年常规苗圃管理。2004年春季将苗圃内的一-年生成品苗开花植株(2003年接芽萌动生长,当年在苗圃地内形成的花芽)挂牌标记,并将其实生砧木列为单系,暂定名为Y,根据嫁接品种的不同,分为A(太谷早熟‘沙果’)B(‘丹霞’)D(‘摩力士’)。初选优系选择标准:开花植株即入选。

(2)复选。于2005年春将初选出的早花单系全部移栽定植进行重点观察、筛选,2006年复选出综合性状表现较好的优系。复选优系选择标准:以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的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逐级筛选,表现优于生产上常用砧木即入选。

(3)
决选。于2006年秋以八棱海棠(Malusmicromalus)为基砧,以复选出的优系萌蘖及各对照为中间砧进行芽接,2007年秋季芽接‘长富2号’,于2009年春季定植比较试验园,并同时进行区域布点试验。比较试验主要以矮化性、植株生长势、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的果实品质为筛选指标,2011年完成决选。选育过程中,试验园均进行常规苗圃管理。决选优系选择标准:以矮化性、植株生长势、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性、抗寒性、接穗品种的果实品质为主次顺序筛选指标逐级筛选,且各项性能均优于Y系起源砧木晋西北野生山定子和生产上常用矮化砧木即入选。

1.4.2 各指标测定方法


(1)
开花结果特性。调查统计开花、结果植株的株数。

(2)
株高。用塔尺测量株高,结果取调查植株测量值的平均值。

(3)
生长势。根据植株所发新梢长度、粗度、多少,株高,干径粗度,凭经验目测确定植株生长势强弱,分为旺、较旺、中3个等级。

(4)
抗寒性的测定。在树体深休眠期间(110 ),随机选取各处理植株上生长整齐匀称、粗度在0.8~1.0cm的一年生枝条,每个处理设3次重复,用电导法67测定不同低温(-15-20-25.-30.-35-40C)下的电导率,并计算其相对电导率,运用软件SPSS18Logistic方程计算其半致死温度,从而推测4个优系作为中间砧对品种抗寒性的影响。半致死温度越低,抗寒性越强18-121

(5)
抗旱性的测定。随机选取各处理植株上无病虫害、完整无损的叶片,通过制作石蜡切片,每个处理设3次重复,观测各处理嫁接植株叶片组织的上表皮厚、下表皮厚、叶片厚、栅栏组织厚、海绵组织厚,每个样片观察30个视野,并如式(1)~(3)计算参数。


(6)
果实品质的测定。随机选取嫁接植株上树体外围、无病虫害、无机械损伤的果实,每个处理采20个果实,测定其果实品质的单果重、果形指数、硬度、可溶性固形物。单果重用电子秤测量,果形指数(横径/纵径)用游标卡尺测量,硬度用GY-1硬度计测量,可溶性固形物用日本Atago PAL-1手持糖度计测量,每个处理设3次重复。上述各指标为连续3年的平均值。

2结果与分析

2.1 Y
系性状特征分析

2.1.1
早花、早果性及连续开花、结果能力

调查统计Y系嫁接植株(A组、B组、D)秋季芽接后第3年、第4年、第5年、第6年开花结果植株的株数,如表1

表1

Y系嫁接植株均是从15万株一-年生成品苗中选出的开花植株,且始花、始果树龄均为夏季芽接后第3,其余的植株没有开花、结果,而在生产上普通山定子砧木芽接‘丹霞’、‘摩力士’、太谷早熟‘沙果’至少5年以上才能开花、结果。表1显示,在夏季芽接后第33个品种嫁接植株开花株数分别达103(A)261(B)207(D),共计571,结果株数分别达53株、195株、77,共计325,由此充分说明Y系嫁接植株的早花、早果性。从表1还可以看出,AB .D组植株均连续4年开花、结果,说明Y系嫁接植株ABD组植株均有--定的连续开花结果能力。



2.1.2 矮化性

以同类普通山定子为对照(对照的平均高度为:A186.8 cm;B166.2 cm;D187.6 cm),调查Y系嫁接植株的株高,分析2003年和2004Y系嫁接植株株高与对照的比值范围所占株数的分布规律,如图1,以评价Y系嫁接植株群体的矮化性。

图1

1显示, 2003年和2004Y系嫁接植株株高与对照平均高度的比值范围所占株数分布大概呈单峰形,主要集中在0.11~1.0,1.0~1.2范围有少量分布,说明Y系嫁接植株群体株高主要在对照平均高度的11.0%~100%,矮化群体植株较多,具有较大的矮化砧木品种选育潜力。

2.2决选优系(Y-B009Y-B030Y-B094Y-B007)性状特征分析

2.2.1早花早果性

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决选优系为中间砧,芽接‘长富2号’,SH1M9M7M26中间砧为对照,调查嫁接植株1年生开花株率和3年生结果株率,以分析其早花早果性,结果见表2

表2
2表明,4个优系嫁接植株均在嫁接后第2年开花结果,而对照(SH1M9M7M26)均在嫁接后第3年才开花结果,1年生嫁接植株的开花株率均大于对照,3年生的结果株率除Y-B009M9相等外,其他均大于对照,说明4个优系的早花早果性均不弱于对照。
4
个优系及对照嫁接植株1年生开花株率大小顺序为 Y- B094> Y- B030> Y- B009> Y- B007> SHI>M9=M7=M26,

  1. B094Y- B030分别高达66.67%65.00%Y- B009Y- B007较次,分别为6.00%4.00%,远小于Y-B030Y-B094,但均大于对照。

    4个优系及对照嫁接植株3年生植株的结果株率大小顺序为Y- B094> Y- B030> SH1 > Y- B007> Y- B009=M9>M26>M7, Y- B094Y- B030分别高达100.00%91.67%Y-B007Y-B009较次,分别为60.00%50.00%.上述说明,4 个优系而言,Y-B094Y-B030 的早花早果性优于Y-B007Y-B009
    2.2.2
    矮化性与生长势

    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优系及对照(M26SH1、晋西北山定子)为中间砧,芽接‘长富2号’,调查了6年生嫁接植株的株高并观察其生长势,以分析4个优系的矮化性和生长势,结果如表3

    表3

    表4

    根据生产实际、矮化中间砧的具体应用习惯及中国苹果营养系砧木分组标准(4),对表34个优系及对照的矮化性能进行评价可得出, Y- B094M26Y-B030SH1Y-B009株高均远远小于3.5 m,属于矮化砧木, Y-B007的株高为362.71 cm,属于半矮化砧木。致矮能力强弱顺序为Y-B094>M26>Y-B030>SH1>Y-B009>Y-B007。经观察,4个优系作为中间砧嫁接“长富2号’植株生长势为中等或较旺,不存在“小老树”现象。

    2.2.3抗寒性

    电导法是鉴定植物抗寒性较为简便、准确、快捷的一种方法,在果树上已被广泛应用。结合Logistic方程进行回归分析,以拐点温度表示植物组织的半致死温度,反映植物抗寒性更为准确。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优系(Y- B030Y- B094Y- B009Y-B007)为中间砧, SH1M26为对照,芽接“长富2号’,测定并计算各处理植株1年生枝条不同低温下的相对电导率及半致死温度,以分析4个优系的抗寒性,结果如表5~6

    表5

    表6

    6表明,Y-B030Y-B094Y-B009Y-B007SH1M26的半致死临界温度依次为-29.51-29.06.-28.41-27.49-26.99-2585C,从半致死温度所反映的抗寒性强弱来看,抗寒性强弱顺序为Y-B030>Y-B094>Y-B009> Y- B007> SH1> M26

    说明就4个优系及对照而言,4个优系的抗寒性均强于对照,Y-B030抗寒性强于其他3个优系及对照,即抗寒能力较强,Y-B094抗寒性仅弱于Y-B030,而强于其他供试砧木,即抗寒能力较强,Y-B009抗寒能力居中,Y-B007的抗寒性在4个优系中最弱,但强于对照,即Y-B007抗寒能力偏弱。4个优系抗寒能力与田间表现基本一-致。

    2.2.4抗旱性

    隶属函数法是综合评价植物抗早性的一种较好的方法。隶属函数平均值越大,表明植物的抗旱性越强。隶属函数分析提供了一.条在多指标测定基础上对植株抗旱性进行综合评价的途径,可以避免单一指标的片面性,进而提高抗旱性鉴定的可靠性和准确性。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优系为中间砧,SH1M26为对照,芽接“长富2号’,通过制作石蜡切片,观测嫁接植株叶片组织的上表皮厚、下表皮厚、叶片厚、栅栏组织厚、海绵组织厚,并计算其特征隶属函数值,以分析4个优系的抗旱性,结果如表7~8
    表7表8
    从表8可以看出,Y-B030Y-B094SH1Y- B007Y- B009M26的隶属函数平均值分别为0.75810.4805.0.3885.0.3653.0.3303,

    因此,各砧木组合的抗旱性强弱顺序为Y- B030>Y- B094>SH1>Y- B007>Y-B009>M26。说明就4个优系及对照而言,4个优系的抗旱性均强于对照,Y-B030抗旱性强于其他3个优系及对照,即抗旱能力较强,Y-B094抗旱性仅弱于Y-B030,而强于其他供试砧木,即抗旱能力较强,Y-B007抗旱能力居中, Y-B009抗旱性仅强于M26,而弱于其他供试砧木,即抗旱能力较弱。4个优系抗旱能力与田间表现基本一致。


    2.2.5
    果实品质

    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优系及对照(SH1、普通山定子、M7)为中间砧,芽接“长富2号’,测定其嫁接植株果实的单果重、果形指数、硬度、可溶性固形物,以分析4个优系嫁接植株的果实品质,结果如表9

    表9

    根据《农作物优异种质资源评价规范●苹果》(NY/T 2029- 2011)2和表9,4 个优系及对照嫁接‘长富2号’果实品质进行评价可知,4个优系及对照嫁接‘长富2号’果实果重均大于250g,为极大果,果形指数均为0.80~1.00,为近圆形,硬度均在7.50~9.40 kg/cm2 ,为中等,Y-B030Y-B094Y- B009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均极显著高于其他优系及对照,含量较高,Y-B007可溶性固形物为13.16%,含量中等。综上所述,4个优系作为中间砧嫁接‘长富2号’后,果实品质均较好。

    3讨论
    3.1
    选育结果
    15万株山定子实生自根砧嫁接植株中分别初选出早花植株A103株、B261株、D207,共计571,进一步复选出64个具有较强的连续开花和结果性能、耐旱、抗寒,嫁接品种果实品质较好的砧木优系,最后决选出4个优系,分别是Y-B030Y- B094Y-B009Y-B0072008 年以八棱海棠为基砧,4个优系为中间砧,嫁接栽培品种,进行稳定性观察和区域试验,幼树在新疆伊犁、宁夏孙家滩、河北玉田、顺平、陕西米脂、山西太谷等地均可自然越冬,表现性状优异且稳定,4个优系的矮化、早花早果、耐旱、抗寒性能较强,嫁接栽培品种亲和性好。其中, Y-12"(原名Y-B030)为矮化砧木,Y-2(原名Y_ B094)为极矮化砧木,Y-3(原名Y-B007)为半矮化砧木,均已通过品种审定。

    3.2Y系的特性
    Y
    系群体植株均是从野生晋西北山定子自然实生植株中选出的苹果砧木,经过11年的连续观察,在冬季露地不加任何保护措施的条件下,Y系砧木与所嫁接品种均未受到冻害且生长正常。2006 年因春季气温偏高,使果树物候期提前10天左右,49日就有大部分单系开花,411日晚气温骤降,普降大雪,造成严重的冻害,当年连续结果单系统计数减少,但仍然有66株连续3年开花结果,充分说明Y系植株还有较强的抗寒能力。在2004年冬季降水量极少,2005年春夏季干旱少雨(连续170天内只有2场小雨),而且6月中旬到7月中旬持续高温天气,最高气温达到42C,Y系仍表现正常,说明其抗旱性能不低于普通山定子砧木。同时,Y系砧木与苹果栽培品种的嫁接亲和性好,无风折、断裂现象。综上所述,Y系群体植株嫁接品种具有早花、早果性及较强的连续开花、结果能力,抗寒、抗早能力较强,嫁接亲和性好,具有较大的矮化砧木新品种选育潜力。


    3.3
    应用前景

    (1)
    由于Y系砧木优系是以野生晋西北山定子作为最初的群体材料,它们完全能够适应黄土高原及西北地区的生态条件,同时又不同于一般的山定子,具备了早果、矮化、抗逆性强等优点,是真正本土化的苹果砧木。

    (2)
    适合采用高密栽培。初步试验表明,Y系苹果砧木优系对肥水要求不高,常规管理条件下都可以正常开花、结果,而且具有明显的早果、矮化习性,如在生产中采用高密栽培模式,果农2~3年即有效益。

    (3)Y
    系苹果砧木优系中部分超矮、紧凑型及高抗(寒、旱)资源特异性状明显,可作为进一步育种的材料,在苹果砧木育种工作中将有重要的应用价值。

    (4)
    利用Y系庞大的试材群体,开展关于矮化砧木控制嫁接栽培品种树体矮化、早果、品质、外观、成熟期等的生理机制及理论探讨,寻找一些方便、快捷、准确的早期预选方法221

    (5)Y
    系砧木基因图谱的建立与分析。以Y系砧木为基础,选择具有矮化、早果及抗逆性等同一性状的群体进行基因测序,测定工作完成后,通过对比分析,标记控制早果、矮化等性状的基因碱基对序列或序列组合。在标记控制基因的基础上,利用表现型开展基因复制、转基因育种等研究13-25.3.4 选育方法的优势与不足

    3.4.1
    优势本试验通过评价嫁接品种的表现来评价砧木的好坏,比评价砧木本身更科学、更有说服力。

    3.4.2
    不足复选和决选时间较短,且区域试验只有田间观察目测表现结果,若能增加年度重复和区试数据则会使本试验结果更加准确。



表0

摘要:为给'Y-1"矮砧‘富士'高纺锤形树体最佳留枝量提供理论依据,以“Y-1'矮化中间砧嫁接“长富2号’为试材,通过中心干3种留枝数量(30.35.40)处理,探讨其对树体生长和果实产量品质的影响。

结果表明,随着留枝量增加,Y-1'矮砧‘富士’树体树高、干径相应增大,但不同处理对树高、干径、冠径、新梢长度和粗度的影响差异不显著。

留枝量3540的树体光合有效辐射显著高于留枝量30的处理,3种处理的叶面积指数差异极显著,留枝量35的冠下、株间的叶面积指数分别为3.783.43,属于苹果栽培的最佳叶面积指数区间。

果实产量随留枝量增加而提高,但这种影响在盛果期差异不明显,留枝量35的树体优质果率明显高于其他2个处理,同时,其果实单果重、可溶性固形物含量、硬度均极显著高于其他2个处理,可滴定酸含量最低,果实风味浓郁、品质最佳。

综合考虑树体生长势、光能利用率、果实产量和品质、实际操作等因素,生产上'Y-1'矮砧‘富士’高纺锤形树体的适宜留枝数量为35

基金项目:山西省农业科学院重点攻关项目“Y-1矮砧富士标准化栽培关键技术研究"

0
引言

矮砧集约栽培是世界苹果栽培发展的趋势,这种栽培模式的核心技术之一就是树体培养高纺锤形和下垂枝结果。

纺锤形与以往的疏散分层形、小冠分层形等树形明显的区别是无永久性的主枝,中心干着生若干个分枝,分枝上直接着生结果枝,便于更新管理。

研究表明,不同的分枝数量会影响果园枝条量,进而影晌苹果生长发育和果实品质。

留枝量过大,枝叶郁闭,大部分营养供给枝叶生长,影响果实产量及品质,留枝量过小,光能浪费,叶片净光合速率下降,果实品质也降低。

因此,在不同的砧穗组合模式下,确定适宜的留枝数量,就成为苹果矮砧密植高产稳产、优质的关键。

Y-I'是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自主选育的苹果砧木新品种,具有矮化、早花早果、果实品质优异、抗逆性强等特点。关于其树形管理尚处在起步阶段,本研究以‘Y-1'矮化中间砧嫁接‘富士’为试材,探讨其高纺锤形模式下不同分枝数量对树体营养生长和果实产量、品质的影响,旨在为这一砧穗组合提供标准化管理的理论依据,使其良砧、良法配套,发挥矮砧栽培的集约高效。

1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材料

中心干不同分枝数量试验,在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进行,供试穗砧组合为长富2/Y-1 /八棱海棠,果园2010年栽植,2011-2012 年按高纺锤树形整形,3种分枝数量处理分别为303540,2013年有部分产量,2014年开始大量结果。试验园株行距1.5 mx4 m,行间自然生草、设立支架,管理一致。

试验采用随机区组设计,选择各处理‘Y-1'矮砧‘富士’苹果树各5,单株小区,挂牌标记。

1.2
测定指标与方法
1.2.1
树体生长量的测定

2013-2016 年连续4年秋季落叶后用塔尺测量各处理树高.数显游标卡尺测量中间砧和品种嫁接口往上10 cm处干径.卷尺测量树体冠径(东西、南北方向取平均值),各处理树外围随机选1年生枝条5,测定其长度(用卷尺测量)和枝条中部粗度,所有数据取平均值。

1.2.2 树体冠层结构参数的测定

2016年秋季叶幕形成时,用CI-110冠层分析仪对各处理的冠下、株间光合有效辐射、叶面积指数进行测定,重复5次。

1.2.3
树体叶片生理指标测定

20167月中旬,随机选取每处理树距地面1.2 m处分枝中部的1年生枝条从基部数第5或第6片功能叶,10片叶,要求生长一致,无缺损和病虫危害。数显游标卡尺测定10片叶厚度,平均值表示单叶厚度,天平测量10片叶重量,换算为百叶重.叶绿素含量测定参照丙酮-乙醇提取比色法"进行。


1.2.4
树体产量及果实品质测定于2013- -2016 年连续410月下旬果实成熟时,统计各处理树株产并换算成公顷产量,果实按国家标准回进行分级,优质果指条红着色面积≥80%、横径75 mm以上的果实,并计算优果率[(1)],2016年各处理树随机选20个果实,天平测量单果重,数显游标卡尺测量纵横径,果形指数以纵径/横径表示,PAL-1数显糖度仪测定可溶性固形物含量,GMK-835F苹果酸度计测定可滴定酸含量,GY-1硬度计测定硬度,数据取平均值。

优果率=优质果个数x 100%  (1)

株果实个数1.3数据分析

所有数据用Excel 2007DPS 7.05软件进行处理和分析。

2结果与分析

2.1
不同留枝量对'Y-I'矮砧‘富士’ 树体生长量的影响
表1
通过不同年份的田间调查(1)可知,Y-1'矮砧‘富士’树高随着留枝量的增多而增加,2016,留枝量40的树高为352cm,显著高于留枝量30340cm,其余阶段不同留枝量对树高的影响差异不显著;随着树龄的增长,不同处理树体干径表现出与树高相似的变化趋势,虽然干径逐渐增粗,但年增长率却在逐年下降,留枝量30的树体干径增长率为26.51%23.90%11.68%,留枝量35的树体干径增长率为25.60%14.63%12.24%,留枝量40的树体干径增长率为18.96%15.62%12.00%,且不同处理对树体干径影响不明显;不同处理对树体冠径的影响不显著。在成龄树阶段(2016),Y-1'矮砧“富士’树体冠径基本控制在210 cm左右;幼树期(2013),留枝量40的新梢平均长度为48.04 cm,显著高于留枝量3535.88 cm,其余年份不同留枝量对新梢长度的影响不明显;新梢粗度的变化表现为幼树期(2013- -2014 ),成龄树期(2015- -2016 ),2013年,留枝量40的新梢平均粗度最大,6 mm,显著高于留枝量304.76 mm,其余年份不同处理对新梢粗度的影响不显著。


2.2
不同留枝量对“Y-I'矮砧‘富士'树体冠层结构参数的影响
表2
由表2可知,不同留枝量对树体冠层结构参数影响极为明显,在树冠下,留枝量3540的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均极显著高于留枝量30,但两者之间差异不明显,3种处理间叶面积指数差异极显著,留枝量40的叶面积指数最大,4.66;在株间,留枝量35.40的光合间接辐射值分别为0.66.0.67 yumol/(m2.s),极显著高于留枝量300.53umol/(m2-s),留枝量40的光合直接辐射最大,0.78 umol(m*.s),3种处理间差异极显著,3种留枝量处理的株间叶面积指数分别为2.89.3.43.4.23,差异极显著。
2.3
不同留枝量对‘Y-I'矮砧‘富士'树体叶片生理特性的影响
不同留枝量处理对‘Y-I'矮砧“富士’树体叶片厚度、叶重叶绿素含量影响差异极为显著(3),留枝量35的单叶厚度.单叶重、叶绿素a含量、总叶绿素含量均为最大,分别为3.77 mm. 0.85 g.2.18 mg/g2.94 mg/g,且与其他2个处理差异极显著,留枝量3540的叶绿素b含量分别为0.76.0.73 mg/g,两者差异不明显,但极显著高于留枝量300.62mg/g.上述结果说明留枝量35的树体叶片理化性质最佳,营养充足,可以制造更多光合产物。

2.4不同留枝量对'Y-I'矮砧“富士产量和品质的影响
表4
不同留枝量Y-I矮砧富士产量及优质果率统计见表4。在初结果期(2013- 2014 ),3种处理的产量差异极显著,留枝量40的产量最高,分别为2475050160 kg/hm?,在盛果期(2015- -2016), 虽然随着留枝量的增多树体产量增加,3种处理的差异不明显,产量维持在75000kg/hm2左右。3种留枝量处理的优质果率在结果初期维持在72%左右,差异不显著,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留枝量40的优质果率明显降低,2016年仅为62.8%,显著低于其余2个处理,这可能与树体留枝量增多,枝叶交叉,发生轻微郁闭有关。留枝量35的优质果率在不同时期均最高,表明其枝叶层次合理,光照条件好。

表5

不同留枝量对‘Y-1'矮砧“富士’品质影响如表5所示。留枝量35的果实单果重最大,263.33g,显著高于其余2个处理,极显著高于留枝量30的果实,不同留枝量对果形指数的影响无明显差异,3种处理间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存在极显著差异,留枝量35的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最高,17.1%,酸含量最低,0.32%,极显著低于其余2个处理,留枝量35的果实硬度最大,为9.34 kg/cm',与留枝量40无显著差异,但显著大于留枝量30的果实硬度。



3
结论与讨论

苹果留枝量受接穗砧木、树形.管理等因素影响较大,留枝量过多或过少,都会打破树体营养生长和生殖生长的平衡,进而影响树势.果实产量和品质。

本试验中,Y-I'矮砧“富士’的树高、干径均随着留枝量的增多而增加,这可能是留枝量多营养充足,根系可以吸收较多水分和矿质营养造成的",但不同处理间差异不明显,这与刘丹花叫的研究结果相同,说明留枝量不是树体生长势的影响因素,砧木和接穗的本身特性才是其决定因素。

不同留枝量对苹果树体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改变树冠光层结构参数间,进而影响叶片理化性质,从而达到改善苹果树体光合作用,获得较多经济产量的目的。李娜等同研究表明,高纺锤形光截获能力较高,因而果实产量及品质也较高。厉恩茂等“研究苹果6种树形的光合特性表明,小冠树形的光照水平及光能利用情况、比叶重、光合色素明显优于大冠树形。杨婷斐“通过苹果不同冬剪量处理发现留枝量为82.5万条/hm?,树体光合能力较强.叶绿素含量较高、叶面积指数适宜,对树体生长有利。

本试验中,Y-1’矮砧“富士’中心干留枝量35,光合有效辐射最大,叶面积指数在最适范围3~ 40-,同时,叶片厚度增加,叶绿素含量最高,说明在此留枝量处理下,树体枝叶层次结构合理,光利用效率高呵,叶片光合能力强,有机营养充足,有利于树体的营养生长叫。
对苹果树体所做的一切措施,最终都要归结到果实产量和品质,这是衡量该措施是否有效的唯--标准。果园品种、栽培模式、树形选择不同,留枝量有所区别,研究表明,红星'草果树体生长随修剪程度增加而增加,但产量却随之下降.张文和等研究认为小冠开心形苹果树冬剪后留枝量在75~90/hm左右,产量可以达到52500 kg/hm2;李丙智等的研究则
认为,矮化“富士’苹果留枝量维持在120~150万条/hm',果园产量最高,且果实的着色和品质最佳。

研究表明,在一定修剪范围内,苹果产量逐渐升高,且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均升高,可滴定酸含量降低,修剪量过低或过高均降低苹果产量和品质。

本试验也得到了相同的研究结果,在“Y-I'矮砧‘富士’结果初期,留枝量与产量成正比,但随着树龄的增长,产量增长趋势不明显,优果率反而下降,留枝量多的树体果实果形指数、可溶性固形物含量、硬度等品质指标均降低,说明树体存在最适留枝量,留枝量过少或过多,都会影响产量和品质。

对苹果树形和修剪的探索,最终目的是平衡生长和结果的矛盾,达到高产、优质的目标,自矮砧密植日益成为苹果栽培模式发展的必然趋势以来叫,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高纺锤形是其利用光能的高效树形,但前人研究主要集中于乔砧和国外引进的矮砧对自有矮砧研究甚少,笔者以自育苹果矮化砧木‘Y-1'嫁接‘富士’为试材,探讨其高纺锤树形不同留枝量对树体生长和果实产量品质的影响,对充实园艺植物裁培理论,使本土化砧木与优良品种达到良砧良法配套,具有一-定的实践指导意义。

当然,本试验只是在特定区域得到的结果,且高效树形也在不断完善中,为能发挥自有砧木的优势,Y-1’嫁接“富士’在不同生态条件的区试,以及‘Y-1'嫁接不同品种最优树形、留枝量比较试验等将是今后的研究重点。

综上所述,Y-1'矮砧“富士’在高纺锤形模式下,中心干留35个分枝时,光能截获能力较强.叶面积指数适宜、产量较高、优质果比例高,果实品质最佳,是生产上宜采取的留枝数量。




表0 摘要:为探究Y-1矮砧富士最佳栽植密度模式,4年生“Y-I'矮砧嫁接“富士’为试材,通过3种栽植密度(0.8 mx4 m1 mx4 m1.2 mx4 m)处理,探讨其对树体生长和结果的影响。

结果表明:栽植密度0.8mx4 m1.2 mx4 m的树体高度、干径存在显著差异(P<0.05),3种载植密度下树体冠径、新梢生长量、枝类构成差异不明显;栽植密度1 mx4m的日平均光合速率高于其余2种栽植密度;冠下和株间的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随栽植密度的减少而增大,叶面积指数随栽植密度的减少而减小。栽植密度1.2 mx4 m的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最大,叶面积指数最小;载植密度1 mx4 m的单果重、果形指数、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可溶性总糖含量、硬度、糖酸比显著高于其他2种栽植密度,果实品质最佳。

综合考虑树体生长势、光能利用率、果实品质等因素,1 mx4 m为“Y-I'矮砧‘富士’的适宜栽植密度。

➊引言

矮砧密植因具有产量高、早果丰产、果实品质优异、省工、管理方便等特点,已成为现代苹果栽培发展的必然趋势,是苹果产业的第二次革命。

矮砧密植结果早、产量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就是通过增大栽植密度,实现光能和土地利用率的最大化。但栽植密度并不是越大越好,栽植密度过大,后期会产生果园郁闭、果实品质下降等问题,反之,栽植密度过小,又造成土地和光能的浪费。因此,合理的栽植密度就成为实现矮砧密植的关键。

研究表明,栽植密度是随着砧穗组合的不同而变化的,选用不同的矮化砧木,其栽植密度也存在差异。前人的研究主要集中在M9-T337M26等国外引进的矮化砧木上,对自有砧木栽植密度的影响研究较少。

Y-I'是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利用晋西北野生山定子通过实生选育而成,是真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苹果砧木新品种,它不仅克服了国外砧木的抗寒性差、易倒伏等缺点,还具有矮化、早花早果、果实品质优异等特点。

为更好地发挥本土砧木的优势,笔者以长富2/Y-I/八棱海棠为试材,通过不同栽植密度的比较试验,探讨其对树体生长和结果的影响,以期丰富园艺植物的栽培理论,并为该砧木的优质生产提供指导依据。

1材料与方法


1.1 试验材料

不同栈植密度比较试验在山西省农业科学院果树研究所进行。穗砧组合为长富2/Y-I/八棱海業,3种栽植密度分别为0.8 mx4 m1 mx4 m.1.2 mx4 m(见图1)

图1

2013年春季建园,果园行间自然生草、树下地布覆盖、树体纺锤形整形、设立支架,管理一致。

1.3
测定指标与方法

随机选取3种栽植密度下各5株树,单株小区,挂牌标记,所有调查和测定指标均在其上进行。

2016年秋季新梢停长后,调查不同栽植密度下‘Y-I'矮砧“富士’的树体生长量指标,树高用塔尺测量,中间砧与品种嫁接口向上10cm处干径用数显游标卡尺测量,冠径(东西.南北方向平均值)用卷尺测量,随机选取各处理树外围新梢5,分别用卷尺和数显游标卡尺测量其长度和粗度,并分别统计各处理树的长枝(> 15 cm)、中枝(5~15 cm)、短枝(<5 cm)的数量及比例,所有数据取平均值。

20166月中旬选晴朗无风的天气,每株树选取外围3片枝条中部成熟、健康叶片,挂牌标记,每处理各测15片叶,从早晨7:00开始,每隔2 h按编号顺序进行光合测定,消除时间误差,共测定6,数据取平均值。

20169月下旬叶幕形成时,使用CI-110冠层分析仪对各栽植密度的冠下、株间进行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叶面积指数的测定,以各挂牌标记树树干为中心35 cm半径周围等距设置5点进行冠下各指标测定,共测定25个值,在标记树正中等距的、距离地面80cm处设置5点进行株间各指标测定,共测定20个值,数据取平均值。

201610月下旬果实成熟时,不同栽植密度树体随机选20个果实, 1/100天平测量单果重、数显游标卡尺测量纵横径.PAL-1数显糖度仪测定可溶性固形物含量、斐林试剂滴定法凹测定可溶性总糖含量、GMK-835F草果酸度计测定可滴定酸含量、GY-1硬度计测定硬度,数据取平均值。

2结果与分析

2.1
不同栽植密度树体生长的变化

不同栽植密度下4年生树体的田间调查(I)表明,

表1

3种栽植密度(0.8 mx4 mI mx4 m1.2 mx4 m)的树高分别为307.313.322 cm,0.8 mx4 m1.2 mx4m的树体高度存在显著差异,树高随着栽植密度的减小而增大;3种裁植密度(0.8 mx4 m.1 mx4 m.1.2 mx4 m)的干径分别为4.52.4.68.4.84 cm,且存在与树高相似的变化规律;不同裁植密度下树体控冠幅度在225cm左右,新梢平均长度25cm左右,新梢粗度0.4cm左右,栽植密度不同对树体冠径、新梢长度、新梢粗度影响不明显。
表2

不同栽植密度对树体的长、中、短枝的数量及比例影响不同(2),栽植密度1.2 mx4 m的长枝最多,达到124,1 mx4 m的密度中枝最多,102,2种栽植密度下短枝数量分别为63.61,均高于0.8 mx4 m密度下的56:栽植密度0.8mx4m的长枝所占比例最大,44.11%, I mx4 m的密度中枝占比最大,达到36.71%, 1.2 mx4 m的密度短枝比例最高,为23.27%,但无论是枝条数量,还是所占比例,3种栽植密度的差异均不显著。3种栽植密度的中、短枝所占比例分别为55.89% . 58.64% 56.55%,占树体枝类组成的一半以上,这体现了矮化砧的特性。

2.2不同栽植密度树体光合特性的变化
不同栽植密度'Y-1'矮砧富士'的光合特性日变化如图2-5所示

图2

由图2可知,3种栽植密度(0.8 mx4 m1 mx4 m.1.2 mx4 m)的光合速率日变化均呈单峰曲线,都在9:00达到光合速率最大值,其光合速率峰值分别为13.04.15.4812.88 umol CO/(m2.s)11:00- 15:00呈现缓慢下降的趋势,17:00时急剧下降到最低值,栽植密度1 mx4 m的日平均光合速率高于其余2种裁植密度;

图3

气孔导度呈现出与光合速率相似的变化趋势(3),3种栽植密度的气孔导度于9:00达到峰值,分别为0.24.0.27.0.21 mol H2O/(m2-s),11:00时有1个缓慢下降的趋势,随后急剧下降,17:00时降为最低值,分别为0.06.0.07.0.07 mol H2O/(m'.s),3种栽植密度的日平均气孔导度水平差异不大:

图4

3种栽植密度的胞间CO2浓度峰值均出现在7:00(4),分别为315.89.329.13. 343.71 μmol CO/mol,随后变化略有差异,栽植密度0.8mx4m的胞间CO2浓度至9:00时为最低值,随后上升,13:00时达第2高峰值,299.09umol CO/mol,之后下降,变化趋势不大,栽植密度1mx4 m的胞间CO2浓度在11:00时出现第2高峰值,为324.39 umol CO/mol, 最低值出现在15:00,254. 59 umol CO/mol,而栽植密度1.2 mx4 m的胞间CO2浓度从7:00开始急剧下降,11:00时达最低值,为254.60 umol CO/mol,随后略有升降,变化不大。

图5

由图5可以看出,3种栽植密度的蒸腾速率日变化趋势相似,均呈现为单峰曲线,其蒸腾速率最大值均出现在11:00,分别为5.744.925.56 mmol H2O/(m-s),栽植密度0.8 mx4 m的日平均蒸腾速率显著高于其他2种栽植密度。

2.3不同栽植密度树体冠层结构参数的变化

表3
由表3可以看出,不同栽植密度对树体光合有效辐射、叶面积指数具有显著影响,随着栽植密度的减少,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均呈增加的趋势,无论是冠下还是株间,栽植密度1.2 mx4 m的光合间接辐射、光合直接辐射均为最大,分别达到0.66.0.740.72 .0.76 umol/(m2-s),且与其他2种栽植密度差异显著,3种栽植密度下株间的光合有效辐射高于冠下;叶面积指数则呈现相反的变化趋势,栽植密度越小,叶面积指数越小,在冠下和株间,栽植密度0.8 mx4 m的叶面积指数均为最大,分别为2.88.2.68,这可能与树体轻微郁闭有关。

2.4不同栽植密度树体果实品质的变化

表4

研究结果(4)表明,栽植密度1 mx4 m的果实最重,达到262.36 g,且与其他2种栽植密度差异显著,而栽植密度0.8 mx4 m1.2 mx4 m的果实单果重差异不明显:栽植密度I mx4 m的果实纵径最大,为74.04 mm,明显高于其他2种栽植密度:栽植密度I mx4 m1.2 mx4 m的果实横径分别为85.37.85.26 mm,显著高于栽植密度0.8mx4m83.33mm;栽植密度1 mx4 m的果实果形指数最大,为0.87,显著高于其他2种栽植密度:在栽植密度I mx4 m的体系下,明显改善了‘富士’苹果的外观品质。

表5
由表5可以看出,随着栽植密度的减少,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可溶性总糖含量、硬度、糖酸比均存在先升高后下降的趋势,栽植密度I mx4 m的上述4个指标值均为最大,3种栽植密度的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可溶性总糖含量、糖酸比存在显著差异:栽植密度1 mx4 m1.2 mx4 m的果实硬度差异不明显,但显著高于栽植密度0.8 mx4 m;栽植密度I mx4 m的果实可滴定酸含量最低,为0.30%,显著低于其他2种栽植密度;栽植密度1mx4m的果实具有较高的糖含量和较低的酸含量,果实酸甜可口,风味浓郁。

3结论

(1)
Y-1'矮砧‘富士'树高、干径随着株距的增大而增大,但差异不明显,3种栽植密度对‘Y-I'矮砧‘富士”树体冠径.新梢生长.枝类组成影响不明显,表明在相同管理条件下,树体营养生长受砧木和接穗的内因影响较大。

(2)Y-1'
矮砧‘富士’树体光合有效辐射随着株距的增大而增大,叶面积则减小,3种栽植密度存在显著差异,栽植密度I mx4 m的树体光合速率、气孔导度均最大,说明其对光能利用的效率最高。

(3)
由于栽植密度1 mx4 m下树体具有较高的光合速率,光合同化物转化效率高,果实可溶性固形物、可溶性总糖含量最高,糖酸比最大,品质最佳。

(4)
综合考忠树体生长势.光能利用率、果实品质、实际操作等因素,1 mx4 m为生产上‘Y-1'矮砧‘富士’宜采用的栽植密度。

4讨论

4.1
不同栽植密度对‘Y-I'矮砧‘富士'树体生长的影响

苹果栽培大致经历了乔砧稀植、乔砧密植、矮砧密植3个发展阶段,也是一个从劳动力密集型向技术密集型转变的过程。栽植密度不是一-成不变的,是随着立地条件131、果园定位凹,砧穗组合热网、整形修剪1等因素的不同而变化的。本研究中,以自育苹果矮化砧木新品种‘Y-I°嫁接‘富士’为试材,探讨了3种栽植密度(0.8 mx4 m.1 mx4 m.1.2 mx4 m)对树体营养生长和果实品质的影响,结果表明,随着株距的增大,树体高度.干径、冠径均略有增长,但差异不明显,说明在相同的管理条件下,株行距的不同并不会引起树体生长势的剧烈变化,应该是砧木和接穗品种的本身特性决定的,这与王花等叫的研究结果相似,同时,其树体中、短枝比例较高,利于花芽形成,这正是矮化砧易于早结果的原因之一p2

4.2
不同栽植密度对‘Y-1'矮砧‘富士’树体光能利用的影响

本研究中3种栽植密度下的树体光合速率日变化呈现明显的“单峰曲线”,即不存在“光合午休”现象,且光合速率与气孔导度变化趋势- -,其原因可能为光强不是‘Y-I'矮砧富土的限制因子,而气孔因素则起主要作用网,气孔的开张程度影响细胞固定CO2的能力,使光合作用的碳源发生变化,进而影响光合速率,3种栽植密度下光合速率峰值均出现在9:00,早于前人22研究的11:00,表明其叶片对光能利用、羧化CO2、光能产出等的高效性,叶片这种理化性质的改变通常是砧穗互作的结果P。栽植密度1 mx4 m的树体具有较高的光合速率,表明在相同的环境条件下,其截获、利用光能更加合理,固定、同化CO2效率更高,因而能产生较多的光合产物。

苹果矮砧密植对树体最直接的作用就是改变了其相互交叉影响,进而改变了枝叶层次结构,引起不同方位捕获的光能不同,从而引发树体理化性质的改变。苹果树体的通风透光能力是其营养生长花芽形成、抗病性的基础,由于现代矮砧栽培普遍采用宽行密植的方式,一般认为行间的光能利用是充足的,其决定因素就成为树冠下和株间光能利用的多少。许多研究P&表明,光合有效辐射(包括直接和间接辐射)和叶面积指数是判断果树冠层结构是否合理的重要指标,本研究中,3种栽植密度的光合辐射与叶面积指数差异显著,随着栽植密度的减少,无论冠下还是株间,光合直接辐射.光合间接辐射均呈增大的趋势,这与孙协平等研究结果相同,说明栽植密度减少,影响了树体冠层光环境增加了其截获光能的能力,叶面积指数则随着株距的增大而逐渐减小,这是栽植密度减少后,树体内膛遮荫度下降导致的结果,本研究3种栽植密度下的叶面积指数均未达到苹果栽培的理想值3~53河,这可能是由于其树龄小的缘故。

4.3
不同栽植密度对‘Y-1'矮砧‘富士”树体果实品质的影响

果实品质是由砧穗组合、整形修剪、果实管理措施等综合因素影响的,栽植密度通过影响树体光照条件,进而影响果实品质,是间接作用。于年文等叫研究表明,随着栽植密度的加大,树冠内无效光区增加,果实单果重、含糖量、着色指数等指标均下降。本研究中,随着栽植密度的增大,果实单果重、果形指数、可溶性固形物含量、可溶性总糖含量、硬度、糖酸比等先上升后下降,这与王来平等的研究结果相同,说明其存在最适栽植密度,在这个体系下,树体光照最为合理,运送到果实的光合产物最充足,果实品质最好,栽植密度过大,枝叶郁闭,栽植密度过小,光能利用率低,均不利于果实品质的进一步提升。

4.4
小结与展望
在应用矮化砧木的基础上进行宽行密植是现代苹果栽培模式的特点之- - ,最佳的栽植密度可以高效经济的利用土地,合理分配光能,达到高产、稳产的目的,为了保持这种长效性,不同栽植密度下叶、果等部位的CIN营养代谢水平.果实内含物的组分变化等将是今后研究重点,以期完善‘Y-I'矮砧*富士’栽培模式理论,用于指导生产实践。



上一篇:矮化自根砧马克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返回顶部